首页 财经内容详情
TRC20换ERC20:替父挪款1.03亿,上市公司原董事长获刑9年

TRC20换ERC20:替父挪款1.03亿,上市公司原董事长获刑9年

分类:财经

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点击直达

中国基金报记者 李智

父子联手伪造各类采购合同,从上市公司非法挪走1.03亿元,这到底怎么回事呢?

简单来说就是,北斗嘉药业(已除牌,前股份代号:08197.HK)前董事长王少岩以公司及控股子公司的名义,通过对外借款、伪造中草药采购合同、伪造校车采购合同等方式挪用资金合计1.03亿元,并将这笔钱转至父亲王岩的公司。不仅为公司背负巨额债务,亦造成大部分资金无法归还及公司被强制退市的严重后果,北京三中院指出,其行为构成挪用资金罪。

12月4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维持一审原判。王少岩犯挪用资金罪,判处有期徒刑9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并责令王少岩退赔人民币6046.66万。

以上市公司名义对外借款4500万

资金全部流入父亲控制的公司

当事人王少岩,1982年生,研究生文化,曾获得伯明翰大学制造工程与管理硕士学位、西海岸大学工商管理学士学位,曾任北斗嘉药业董事长。

2018年8月21日,王少岩因涉嫌犯挪用资金罪于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21日被逮捕。现羁押在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

具体来看,2016年12月间,王少岩利用其在北斗嘉药业法人、董事长的职务便利,私自签订借款协议,向北京海港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借款人民币4500万元,并将上述资金挪用至其父亲王岩实际控制的公司使用,至今仍有人民币7066575.12元未归还。

但值得注意的是,王少岩在证词中表示,自己任职北斗嘉药业董事长一职是父亲安排的,另外,上述借款事项也是其父亲王岩指使的。王岩让王少岩以北斗嘉药业作为借款方向海港投资借款4500万元,借款直接进入王岩控制的某某恒和商贸有限公司的账户内。

“这笔借款的用途我不知道,北京某某恒和商贸有限公司、某某恒和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都是我父亲王某1实际控制的公司。”王少岩表示。关于这笔借款,北斗嘉药业没有召开公司股东会议、没有经过董事会同意、没有会议记录,北斗嘉药业财务不知道这笔借款,北斗嘉药业和某港公司平时没有任何业务往来。

证人表示,“这笔借款完全是王少岩和他父亲王岩一手操纵的,他们以公司的名义对外签订借款合同,并没有经过公司的股东会和董事会同意,其他股东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伪造中草药采购合同、校车采购合同

共挪用5800万给父亲实控公司

除了上述4500万借款外,王少岩还曾为遭中草药采购合同挪用了2000万元。

2017年1月,王少岩利用担任北斗嘉药业法定代表人、董事长的职务便利,以支付中草药采购合同的预付款为名,将北斗嘉公司控股子公司天津中合盛的人民币2000万元挪用给其父亲王岩实际控制的中兴恒和商贸公司使用,至今仍有人民币1900万元尚未归还。

北斗嘉财务总监事后表示,“2016年10月中合盛公司向中兴恒和商贸有限公司付款2000万元,是王少岩让我直接把这笔钱支付给中兴恒和商贸有限公司的,当时他说这是往来款,没有合同,我就按照领导的指示支付了这笔钱。”

但是,上述事项还是未能填饱王少岩的胃口。

2017年1月,王少岩再度利用职务便利,以采购校车并支付预付款的手段将该公司资金人民币3800万元挪至其实际控制的北京山石传媒科技有限公司,后又将该款分多次转入其父亲王岩实际控制的中兴恒和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至今仍有人民币3440万元尚未归还。被告人王少岩后被抓获归案。

合同约定,北斗嘉向山石传媒支付3800万元用于购买190辆扬子牌YZK666OXCAI校车,支付人民币3000万元购买校车监控系统,北斗于2018年11月25日、12月25日到扬子客车厂提取车辆。但是最为蹊跷的是,在此合同签订前,北斗嘉便开始向山石传媒支付钱款,累计4392万元,期间有部分陆续还款及发票冲减欠款。最终,山石传媒尚欠北斗嘉公司人民币3440万元。

扬子牌校车的生产厂家办公室主任表示,“2017年1月左右我公司就不生产此型号的车了。我们公司从未与上述公司签署过销售校车的协议,这三家公司我们都未听说过。我公司亦未接到过销售190辆上述型号校车的订单。”

,

ERC20换TRC20,TRC20换ERC20www.u2u.it)是最高效的ERC20换TRC20,TRC20换ERC20的平台.ERC20 USDT换TRC20 USDT,TRC20 USDT换ERC20 USDT链上匿名完成,手续费低。

,

对于这则根本不存在的校车采购事项,“北斗嘉公司根本就没有向山石传媒购买过校车。这件事是在2016年底或2017年初,我父亲王岩的中兴需要用钱,就想让我挪用北斗嘉公司的钱给中兴恒和集团使用,但是如果我让北斗嘉公司直接把钱支付给中兴恒和集团,那就形成了关联交易,所以我父亲就找了这家山石公司做为中转,让北斗嘉把钱直接支付给山石公司,就这样在2017年至2018年的2、3月份,北斗嘉公司就陆续向山石公司转款,某石公司偶尔也会还一部分钱给某某嘉公司。后来北斗嘉公司与山石公司、某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三方签了那份买校车的合同,我让公司财务部将财务记账科目也进行了修改,这样我挪用北斗嘉公司的钱就变成了支付的合同款。”

事后,一位证人表示,“王少岩虽然是我公司董事长,但是他无权越过董事会做这样的决定,这三件事给我们公司造成了巨大损失。”

王少岩背叛有期徒刑9年

责令退赔人民币6047万元

2018年8月21日,王少岩被民警抓获归案。

经审理,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认为,王少岩法制观念淡薄,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本单位资金归个人使用,数额巨大,进行营利活动,其行为已构成挪用资金罪,依法应予惩处。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王少岩犯挪用资金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鉴于被告人王少岩已归还部分挪用资金,本院对其所犯罪行依法予以从轻处罚。未能追缴的违法所得,依法责令被告人王少岩退赔。

综上,根据被告人王少岩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以及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根据相关规定,一审判决如下:

一、王少岩犯挪用资金罪,判处有期徒刑9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

二、责令被告人王少岩退赔人民币6046.66万,其中4146.66万发还被害单位北斗嘉药业股份有限公司,1900万元发还被害单位天津中合盛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二审最终裁定驳回王少岩的上诉,维持原判。

北斗嘉药业前身为东北虎药业

已于港交所退市

据了解,北斗嘉药业是集药品研制、开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综合性医药企业,主要业务为在中国开发、生产及销售药品以及投资控股。公司的前身为东北虎药业,并于2002年于港股市场挂牌上市。上市之后,东北虎药业由于经营问题业绩不稳定,多次出售转让股权。

2017年4月或前后,东北虎药业董事会获宝盈创富告知,建议与郭凤及张亚彬各自订立股份转让协议,并完成收购事项,至此,宝盈创富投资成为东北虎药业的主要股东。2017年4月,东北虎药业正式更名为“北斗嘉药业”。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5年7月至12月期间,宝盈创富正式入主之前,东北虎药业的股价曾离奇暴涨,5个月的时间股价累计飙涨768%,堪称疯狂。

2018年4月,北斗嘉药业发布公告,披露了王少岩以公司之名向海港投资借款4500万元,彼时尚有2550万元未归还一事。随后,北斗嘉药业发布公告称,公司举行了董事会宣布,暂停王少岩在董事会的职务,并成立特别调查组调查此事。因此,王少岩被免去了北斗嘉的董事、董事会主席等职务,以待特别调查委员会的调查结果。

2018年9月16日,北斗嘉药业公布,该公司前执行董事及董事会主席王少岩未经董事会批准而代表该公司订立协议,且未能履行其作为该公司董事的职责对其提起法律诉讼。于2018年8月21日,王少岩因涉嫌挪用资金被中国公安局逮捕。公告称,该公司收到联交所日期为2018年9月14日的函件,联交所对北斗嘉药业进行取消上市程序。

2019年11月15日,北斗嘉药业收到联交所之函件,GEM上市委员会决定根据GEM上市规则第9.14A条取消该公司之上市。

今年6月份,香港联合交易所对北斗嘉药业(已除牌,前股份代号:08197.HK)及其12名董事、4名监事采纪律行动。

联交所谴责北斗嘉药业,前执行董事王少岩等人。联交所指出,在2016至2017年间,王少岩促使该公司及其附属公司进行一系列的交易及付款,结果令该公司作出超过9,000万元人民币的拨备或减值亏损。有关交易包括一些与由王少岩及/或其父亲控制的公司进行的交易,而该些交易并没有为该公司带来任何商业利益,更令该公司蒙受重大的潜在负债。王少岩向该公司董事会隐瞒有关交易,亦未有按照《GEM上市规则》规定通知股东及获取股东批准。该公司当时的内部控制措施有明显的缺失。该公司的所有董事,包括执行及非执行董事,均须对此负上责任。董事及监事未有履行他们监督的职责,及确保公司有适当的权力制衡措施。

发布评论